你好,歡迎瀏覽西安會心企業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網站!
巫帕迪(Upadhi)談什么是能量?
作者: 發布時間:2014-08-03 點擊次數:648次

 

 

 

 

             帕迪(Upadhi)談什么是能量?

一、我聽很多人說過老師帶的能量課很好。但是我好奇的是,回到現實生活中,我們都會欲求不滿,因為我們得不到某人或是某事。能量是無形的東西,有時候可以在靜心課中感覺到放松,但是回到生活中又欲求不滿。我已經三十一歲了,我想知道老師的能量課可以幫助讓我的生活更和諧平衡嗎?

所以現在,我們面對的是,三十一年總是在重復同樣的事情,突然間妳來到團體,妳了解到在團體是容易的情況,當妳回去,每個人都是老樣子,妳也回到老樣子,也許慢慢地,上過一些課,妳會開始明白與其繼續老樣子,妳可以有別的作法,這需要靜心,需要很多靜心才能將靜心帶到世俗之中,那需要很多的火。在團體之中我可以給妳很多的火,提供一個空間讓妳找到妳的能量,能夠打破一些模式的火,讓妳自己能夠體驗到,空間是在妳里面的,里面有一個放松的空間,然后慢慢地,妳就可以將它帶入到妳的世俗生活中。它是很少立即發生的。

我去到奧修那里,我花了很多年的時間待在小區里,當我第一次去的時候我在那里待了半年,一個團體接著一個團體的上,當我沒在團體之中時,我一天還做三個靜心,我每天做亢達里尼好多年,六個月之后奧修把我送回到西方,因為我爸爸正瀕臨死亡,我的在場是一種敬重,那時我可以看見自己回到老樣子。接下來我去了奧瑞岡三年,住在小區中,然后我又回去,我花了好多年才讓我能夠開始在市井中靜心。但是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妳,現在來的這些人,這些對于用靜心來使自我覺醒的人,進展真的是快多了。或許是因為妳們運用了我們的經驗,也許妳們比我們當時是更加準備好的,我不知道,但是那正在發生,但是請不要因為發現妳自已回到舊有的情況就失去勇氣。

二、所謂的能量途徑的工作,以妳來說,會是用什么樣的方式?

我的工作在兩個層面上,如果我只在能量上工作的話,而沒有了解,那是不夠的。舉例來說,在團體里,我們要了解到是什么阻止我們活出全部的能量,因為通常來說,我們只活出3%的能量,妳能想象嗎?只有3%!所以我會讓你們做很多的練習,讓你自己去實驗,我怎么可以得到更多的能量?什么是生命能量?我在哪些地方不讓我自己進到那個能量之中?我有什么恐懼?對神性的能量敞開又意味什么?那些不同的能量是什么?這種種一切都需要時間來探索,所以當我說我在團體中會燃起一把火,我是指強度,我會將你帶進到那樣的強度中,讓你可以感覺到比平常更多的能量,也讓你了解到,在日常生活中,是什么讓妳無法活出更多能量,這無關乎于好不好,而是一種讓你可以帶進日常生活中的東西。

三、曾經有一個能量老師說,每個人應該要找到自己的能量才能蛻變,真的是這樣嗎?還是能量是普遍的現象?

能量是一體的,比如說你看一朵玫瑰,那是能量變成了玫瑰,蓮花是能量變成了蓮花,所以在你我之間基本的能量是一樣的,盡管你

是在男人的身體、我是在女人的身體中,盡管你是在臺灣長大、我是在意大利長大,而這個能量,依情況而定,也依物質化的方式而定,變成了一朵叫做你的花,變成了叫做Upadhi的花,這里面有一種獨特性,但是并不特別,基本的能量都是一樣的,因為這是宇宙。當佛陀說找到我們自己的神性,就是在說這個,你里面的本質和我里面的本質都是一樣的,某些方面來說,你聽到的那位老師所說的話,或許指的就是這件事情,就是賦予你自己獨特性,并且記得基本能量都是一樣的,那真的是一種放松。

四、我個人的能量起起伏伏,我喜歡高能量的狀態,覺得可以做任何事情,但是能量低的時候就像個廢人,我不能接受。該怎么讓自己比較快的再度高起來?最近一次發生這種情形,是兩三周以前,對于想做的事情感到厭倦,再也不喜歡我正在做的事,但又覺得應該去做……

這就是重點,妳認同了那個對抗。有一面是能量的一面,另一面是你應該要做的,所以在你里面,你進入了掙扎,能量就往下掉,你沒辦法原諒自己做了不想做的事,因此覺得很糟,所以并不是你的能量往下掉,能量會往下掉是因為我們認同了什么,能量一直都在那里為我們所取用。當我們認同了什么,就有很多的壓力出來,看,這是能量,這是我應該要做的事情,我不想做,但是我正在做,那會發生什么?所有的能量就都跑到這種緊張之中了,你開始對自己感覺很糟,因為再次做了不想做的事,再次沒有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然后你持續這樣直到來到一個點,很多的能量來到了思想的型態的點,那就是你認為你沒有在做對的事情的這個想法。當我們在這里面的時候,能量就會往下掉。我建議你去看看你的認同是什么,因為那個認同才是我們能量往下掉的原因,這不是一件你沒有責任的事情,一旦我們看到我們是有責任的那個人,我們之所以有責任是因為我們投注能量在認為我們不應該去做那些我們應該做的事情,然后,我們就自由了,因為我們如果能感覺到能量就是這樣子上上下下的,我們就是能量的主人。以這種方式來看,當我們說:「這是能量低沉,這是我的認同,真有趣,我們來看看!」那你就能夠自由。

五、我也有同樣的情況,能量的轉變在高潮與低潮之間,但是我什么都沒有做,至少我意識到我什么都沒有做,它就這樣自己變化,有時候好像在天堂,可能隔個幾小時,可能是晚上,我就到了地獄,一切都不順,我也不曉得,至少我什么都沒有做。這能夠用能量來解釋嗎?

這是頭腦。當你是放松的,能量就是能量。我們會將能量詮釋成天堂,充滿喜悅、高能量;而低能量的時候就說是地獄,那是我們頭腦的解讀。

如果你說「我感覺喜悅」,很好,你知道感覺喜悅就是一種我們跟存在是和諧的一種征兆。當你感覺到你跟人們之間的愛有在流動的時候,即使人們跟你相處有什么困難,那仍然表示你是和諧的。當你感覺很糟的時候,那表示有什么是沒有順著能量走的,也許你陷入認同了,而多半是你的期待在那個片刻沒有被滿足,你的內在某些部分正在批判所發生的事情,然后置身其中就變得不是那么輕松了。在那個片刻,發生就是發生,沒有什么不對的,要知道的是在那個片刻,我沒有接受正在發生的事情的本然,換句話說,就是沒有順著能量的流走,沒有跟存在的能量一起流動。

所以對你來說,當活在喜悅之中時就很棒,沒有活在喜悅之中時就想說怎么會這樣?我非常了解你說的,我的建議就是仔細去看,當它發生時,去看怎么會這樣?允許自己去追蹤,去了解到「我現在沒有對事情的本然說是」,然后當那種感覺過去時,喜悅就回來了。如果喜悅沒有回來,那就表示只是我的頭腦接受它,但是我的整個存在卻沒有接受它。那能怎么辦呢?

就像Kavisha所說的,她是神秘學院的一位老師,也是我知道唯一受奧修要求去教導他門徒的老師,同時也是我鐘愛的老師之一,在這個情況她會說,「把你自己拎起來,拍拍灰塵,重新來過。」

 

 

 

 

 

 

 

 

甘肃快3开奖号码今天